文史天地
我们生产队来了知青
2013-5-20 9:48:35

南溪一中 王小荣


   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
。那时我还在大队设在熊家院的学校读小学。当时我们对知青还没有明确的概念,只晓得是来自城市的,来插队参加劳动的人。
    在我的记忆中,共有三批知青到我们老家仙临乡合众村二队插队。最先来的好像是一对姓钟的兄弟,大个子。我父亲蒋清和(我随母亲姓)是大队书记兼本队的队长,就派社员把队上的一处新建不久的公房(队上存放公粮和劳动工具的房子)打整干净,增设了床,找人做了灶头、打了水缸等生活必须设施及添置一些必备的劳动工具,如锄头、粪桶、扁担等物品,安排兄弟俩住下来。兄弟俩自己做饭,与社员一样按时出工劳动,挑粪为庄稼施肥,地里田里的活样样都干。一开始,这俩兄弟每次出工,就有一些小孩“大汉,大汉”叫着跟着跑,几天后就不跟着跑了。记得有一天,副队长同个别社员找到我父亲,说有社员反映兄弟俩做活时做得不好,有意破坏庄稼,破坏生产,要求在队上开会批斗这兄弟俩。我父亲坚决不同意,说了一些话,原话已经记不得了,但话的大意是说人家是城里来的知识份子,响应毛主席号召来到我们这里,活做得不好,我们应该帮助他们,但不能批斗。而且他们兄弟俩的劳动是积极的,我们应该表扬才对。那几人听后,只好作罢。那些年中,全国大抓农业生产,阶级斗争就是纲,若是有人带上破坏生产这顶帽子,肯定是吃不了的。后来,可能是因为读书的事,兄弟俩离开了我们生产队。我父亲从没有上个学,他对有知识文化的人是很尊重的,那时还是推荐上大学,只要有名额,不论是否是本大队的,他都积极为这些有青年(包括一些回乡青年)争取。他对当时政审那种惟成份论很有看法,因此,在政治审查时,他对这些人都大开方便之门,在他进入公社成为公社的相关成员后,在其职权范围内更是如此。文革期间,我父亲没有当过造反派、没有整个人,多数时还凭着自己是一名老党员为其它同志开脱,说好话,解困。但他自己还是被队上少数人抽来站过高桌子、挂牌子低头“认过错”(虽然只是形式的的批斗),还被高调地派送到县上的农场(五七干校)接受过劳动教育,但他都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,回来还是该为别人说好话开脱的、该争取推荐上大学的还是“外孙打灯笼,照舅”。
    第二批到生产队插队的知青是三名女青年,年龄不大,还是安排住在钟姓兄弟住过的公房里。她们胆小,父亲就叫我二姐与他们住在一起,陪着她们“状个胆”。那时,我父亲既是生产队长,又是大队书记,还是公社的一个什么委员(社员说我父亲是脚踏三地,队上、大队上和公社上)。这些女知青在队上参加劳动时都受到特别安排,挑粪、下田的重活脏活肯定是不给安排的,就让她们做一些轻松的活。不久,其中二名(据说有一个是来自宜宾的,那时宜宾在我们的心中是一个遥远的大城市)先后离开了,余下的一个知青,因公社成立电影队,父亲就把她推荐安排到公社放电影去了,但还是算我们生产队的知青。到公社放电影,虽然要走较多的路,但没有在生产队那种日晒雨淋式的劳累。这个知青的家人与队上的社员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在周末或工厂放假期间,他们经常带着朋友到我们那里钓鱼、打鸟,拿现在的话说就是休闲。
    这批知青在队上的时间较长。与这批知青一起来的到其它生产队插队的青年,父亲都作了较好的安排,我就知道有一名在一队插队的姓李的女知青,就安排在大队小学教书,还教过我们,给学校的其它老师改作业。
    第三批到队上来插队的知青是一名男的,因为那时我已经到长兴六中读初中了,很少回家,就是周末回家已没见过,只听队上的小伙伴说有这么一回事,没有多少印象。
    那些年,农民中流传有不少关于知青的传言。如说某地的知青打群架闹事,“打得头破血流的”呀,某处的知青偷了社员的或队上的粮食呀,某处的知青在大白天里去抓社员的鸡来杀呀等等,这些传言中的知青行为,我是没有见到过,因为到我们那里来插队的知青拿今天的话来说,都是遵纪守法的,没有什么不良行为,而且他们与队上的社员关系也处得较好,队上也给他们较好的照顾和安排。
    倒是另一些传言流行较广。如说有知青在做饭时把麦苗当作菲菜包绞子吃呀,这成了社员们劳动之余的吹牛的笑话。还有一个故事说某女知青下乡插队劳动时,常听社员们说某某是“日款货”(土话,在不同语景下有不同的含义,如说某人做事说话不牢靠,“不靠谱,太水”。有时也是开玩笑的话),她不知是什么意思,就问一个社员。这个社员不好给她说,就只好含含糊糊给她说“是对你好的意思”。这名女知青信以为真,并把它记住了。后因这个女知青劳动积极,各方面表现好,受到上级的表彰,在表彰会上让她发言,她就用这些土话来称赞各级领导,说“生产队长日款货,大队书记更日款,公社书记最日款”(生产队长对她好,大队书记对她更好,公社书记对她最好),这成了当年关于知青的最为广泛流传的笑话。
   当年还流传着一个故事,相当于今天的带色的那一类笑话。说某官员下乡检查民兵工作,在讲话时因这个官员口语不流畅而造成社员心里一惊一诧的情形。这个官员在社员大会上说,“我是县委书记”(停顿下来,社员们都高兴起来,认为是县委书记来了,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),许久又说“派来的”(社员顿时失望了)。官员又讲开了,说“专门抓民兵”,(又停顿下来,社员们都把心都提起来了,心想民兵们犯了错误,这回要遭了),过了才又说了下半句,“工作的”。结果是来抓民兵工作的,社员们这才把心放下来。官员接着继续讲,“昨天晚上,在坡上,和你们的女民兵连长,干了一晚上”(又停顿下来,社员们心想,他和女民兵连长在坡上干啥呢,都望着女民连长,让民兵连长一脸通红下不了台),许久太听官员讲到,“谈民兵工作”。这才让社员们及连长放下心来。
    那些年虽然生活简单,但还是在不断的找乐子。

 

 登陆内部邮箱
·政协宜宾市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召开政协宜宾市..
·关于2017年1至6月社情民意信息报送和..
·关于印发《2017年度协商计划》的通知
·关于印发《政协宜宾市委员会2017年工作..
·关于采集《政协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名..
·致市政协第五届委员会全体委员的信
·宜宾市政协办公室2015年决算公开表
·宜宾市政协办公室2015年三公经费决算公..
 建言献策
·市政协五届四次常委会议召开
·市政协党组组织开展廉洁教育学习主题党日活..
·宜宾市人民政协理论与实践研究会召开换届大..
·市政协组织部分省、市政协委员视察蜀南竹海..
·市政协召开党组(扩大)会议认真学习贯彻党..
·市政协副主席林伦菊率队深入联系村慰问贫困..
·省市政协委员视察协商我市“双城”建设工作
·全国政协来宜专题调研健身休闲产业发展
 
CopyRight,YBXWW.COM,Inc.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地址: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都长街82号
邮编:644000
联系电话:0831—8200785 8223006
传真:0831-8223006